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四章 四万十川之战(上)

作者:一毛家二毛字数:4041更新时间:2017-12-11 14:11:52

“春宫大人!”“立花大人!”“盐法师大人!”众人叽叽喳喳,惊异于宗成的决定。而宗成看看了周围,发现自己的家臣一个个都神态自若,不禁颇为满意。

心中暗自叹了口气,真是不知道姐姐大人是怎么把那帮子不靠谱的越后豪族当小猫一样压制在春日山城的,再对比一下自己这个总大酱,真是......他想起当年在春日山城以客将的名义参加上杉家佐渡征伐的军议的时候,柿饼景家本庄毛长村上义清那一群看起来猩猩狒狒砍柴打渔一般的吊丝男看上杉姐姐的目光全是诸如“姐姐大人请尽情的鞭笞我吧!”的狂热。等等,该死,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诸将听令,现在立刻让士兵们休息,明日黎明前于高森山下布阵。舍弃无用的辎重,命令荷驮队加入本阵,与长宗我部军决一死战!”

“立花宗成,你怎么下如此乱命!”正当宗成正在发号施令的时候,好死不死,那个吉良渣渣又跳出来作死,宗成倒还好,因为在宗成意识里,这个吉良渣渣一不是自己部下,二来也是一方豪族,现在这种行为只是让自己不爽罢了,倒还不至于抽刀砍死这人。

但是所谓主辱臣死,直呼主上名字,身为臣下的还无动于衷可就是有点该死了,此言一出,山县源内和宇野弥七两个自从柳生利严来了之后就看起来要失业的二货抽出刀来就砍了过去,而对方的大岐左京进、大塚八木右卫门也抽出刀来迎,一时间阵幕里又变成全武行,好在这俩二货只是力气大,武艺不算高,不然砍死了还真麻烦,宗成一声暴喝,二货不愧是金牌打手,立刻把刀子丢向敌人脸上,转身跑远向宗成跪拜谢罪,大岐左京进、大塚八木右卫门这俩人一时没收住,一个仰天栽倒,一个扑倒在地,甚是丢人。

宗成此时已经握住小豆长光,有了杀心,并非宗成身为春宫后自我膨胀官威大,要知道,这吉良前恭后倨,分明是墙头草,而且土佐的豪族联军分明就是以他马首是瞻,之前对自己恭敬有加那是认为长宗我部家肯定会被大友家分分钟车成渣渣,至于拥立一条大神恐怕不过一个大义名分的借口吧,而现在一见大友家处于劣势还被包围,顿时心思便活泛了,如此公开挑衅,将自己这个总大将置于何地?鲜网←辣文←www.xianwaNglAwen.com

锅岛直茂身为军师,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抱胸问道:“吉良大人,你究竟要如何?”说完,也是绷着脸看着他。

吉良元祀冷笑一声:“哼,你们打的如意算盘,我且问春宫大人,你向高森山长宗我部别动队进军,面对敌人突击,谁为先手?防备四万十川对岸的长宗我部元亲,谁为殿军?想来先手必将损失重大,殿军有死无生,这二军必然有一军是我土佐人去担当吧?此时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说出如此军略,谁知安的是什么居心!”

宗成放开了手中之刀,他不能砍死这王八蛋了,因为如果要借助这些豪族的力量,必须就要给出个交代,前军好办,殿军嘛……

这是只见岛左近越众而出,鞠躬道:“主公,在下愿意担任殿军。”

宗成甚至可以听到有人发出“呼——”的声音,看来,显然不少人放下心来了。虽然宗成本意是用岛左近和后藤又兵卫分别作为前军左右备队的大将,用以突击高森山的,而现在左近居然要去殿后......

左右无人接话,开玩笑,这明摆着是送死谁愿意去?无法,他唯有缓缓点头。“左近,还需要多少人?”

“不,我一个人就可以。”左近双手抱拳,躬身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宗成。

“不可!带上你的备队!”宗成一下子明白了左近的意思,这家伙……是在求死啊!

豪族们则窃窃私语,并非震慑左近的豪气,而是,他守得住吗?豪族就是这样,到关键时刻,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重要,一群地侍的头子,他们的眼界和心胸也就是如此了。

“请主公多留一点士兵在身边吧,如果说援助的话,请主公把马印借给我吧!有了它,犹如千军万马相助啊,哈哈!”

此时众人才被左近的豪气感染,不由自主得去互相质询这名头戴大锹前立兜,身穿赤鹿毛羽织的高大武者的姓名,如此豪迈的武士,是值得向他人传颂武名的勇士啊。

吉良元祀又待开口,却突然被人挤开,却是法华津播磨守前延,只见此时他本来花白的须发如今全白,扔掉了兜,只带着折乌帽子,十分无礼的站在宗成和一条大神面前,高喊道“权中纳言殿下,春宫殿下,我法华津一族的500郎党愿意协助这位豪侠的年轻武者去防守四万十川,不战至最后一人决不后退!”说出此话时,法华津播磨守咬牙切齿,满眼充血,吉良元祀大概是又想质疑兵力问题,看到此景,摄于老人家的气势,居然吓得生生把话憋了回去。

宗成也知道他没法反驳,这位老人中年丧妻老年丧子,如今看来也是存了求死之心了。如若不允,怕是他今晚自己就会渡川去自杀性夜袭。也好,这样也符合左近和自己的心意,可以保存重装奉公武士的兵力。

“主公,花津前延怕是不能再为您尽忠了。”说法,法华津播磨守跪倒向西园寺公广重重的行了一个礼,扭头便走。

西园寺公广低头不语,心中甚是难过,但是也自知目前算是最好的结果,无法劝解了。

“好,诸将听令!”说话间,宗成气势猛然一变,右手倒拿着采配,指着桌上的地图,一瞬间,众人凛然,均仔细听着宗成的布阵。

“明日,布下雁行之阵,前军大将后藤又兵卫基次,你带领五百武士布阵左先阵,山县源内,你带领400武士布前阵,宇野弥七带领400人布阵右先阵。桃野半次郎唯明,带领日高信喜及西郷纯成本部人马500为右先二阵,牧野越中守贞通,带领北岛正元及南総天样本部人马500人为左先二阵。桃野大人,牧野大人,你们只要坚守已经夺取的阵地即可。”

“可明白?”

“呵哈!”

“至于中军,就请吉良大人带领土佐的诸君坚守了,务必请随时接应前阵”

“还请放心。御免。”

说完此话,吉良元祀扭头便走,手下一众土佐豪族也不等宗成吩咐完其他人,纷纷告辞。一条大神用扇子掩面神伤,想来也是明白了这些豪族对自己的态度和自己的处境。

“好的,那么还请西园寺大人带领剩下的本部人马以及在下的目付组坐守本阵了。”吩咐完毕,宗成也长出一口气。

总大将,真不是那么好当的,这兵力布置,可是在宗成决议突击后就一直在琢磨的,想来想去,也只有拿自己的家底去第一线拼命,西园寺家走了法华津播磨守500人,也就岛宗云手下五百人了,这点人拿去拼肯定让人以为自己拿人家当炮灰,安排那些土佐酱油众当中军,这么安全的地方,没准还能赚取军功,够堵你们嘴了吧,要是拿他们当炮灰,宗成还真不放心,先阵要是溃败岂不是更糟糕,唉唉,这个豪族军制,真是得改改了,也是,除了上杉姐姐这种女王样谁还能统帅这群乌合之众打胜仗?难怪穿越战国三大利器就是“乐市乐座,刀狩检地,兵农分离。”那些豪族一半以上都是农兵,剩下的也大多是地侍,这战力实在堪忧啊......

宗成之所以没有去突击元亲的本阵也是因为他知道,现在元亲的一万大军可不是农兵+地侍的组合,那可是实打实的一领具足啊,单论战斗力,一领具足已经不弱于一些下级武士了。3000一领具足,那里那么容易吃的下,人家稍微坚守下不就被包饺子了?可反向突击则不同了,四万十川的确阻隔了我军,但是对敌军来说,同样也是阻碍啊......

“师匠,您......还没安排我的布阵呢!”

熊孩子自然着急,自己部下可是有五百军势,不仅皆为高桥家的精锐郎党,还有两百骑马队,在九州这地方,两百骑马队可是了不得啊,要知道,北条家巅峰时期,一百五十万石也才四千骑马队,还是好马劣马全算上,在九州两百骑马队那可真是可以横着走了,至于这四国......怕是马还没有南蛮人见得多。

“不要着急,你的布阵是......”

趁着外人走开,阵幕里都是自己人,宗成也不避讳,当着一条大神和西园寺公广的面(可惜不是叫世界),把自己的战略细细讲述一遍,众人听了都十分振奋,千熊丸更是兴奋的满脸通红。

“不求吉良元祀他们立功,但求他们呆在原地即可。如此一来,只要左近你那里能撑到正午,我们就赢了。”

“这个,”西园寺公广插话道:“鄙人还有三百杆铁炮,不如交给岛左近大人吧......”

“还请西园寺大人将铁炮留在本阵以防万一吧。这四万十川还不是我的葬身之地,既然我不会死,那么便绝不会失守。”

说完,左近呵呵一笑,从后藤又兵卫基次的手里,把他的枪拿了出来,把自己的片镰枪塞回又兵卫手中。

左近拿着这支大身枪在空中画了一个圈,拄着长枪站定,在本阵阵幕中哈哈大笑着。“我嘛,只要有这支平安城堀川国广便够了。”见此情景,宗成也颇受感染,只见他亲自取下了本阵之内自己的马印,然后把这面青天白日旗郑重地交到了左近手里。

面对着跪接这面旗帜的左近,宗成只说了一句话。

“活着回来。”

ps:关于左近一人割草的事情,还真不是传说,详情请见关原之战......当时黑田长政给翔都吓出来了,最后发动那人之备......

(←快捷键)<<>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